中马学生共庆元宵暖心为中国加油

(抗击新冠肺炎)中马学生共庆元宵 暖心为中国加油

中新网吉隆坡2月7日电 (陈悦 马锦源)“金鼠挥毫闹元宵”文化庆典7日在马来西亚世纪大学举行,来自中国、马来西亚等多个国家学生不但以中国文化体验共庆元宵佳节,也纷纷为中国加油,支持中国抗击疫情。

展示写好的中国书法。陈悦 摄

有位男子一直想得到世上流行的盆景,但总是没能如愿,不知如何是好。于是,有一天他悄悄地溜进了一位大人的住宅,看到了许多盆景,心想拿一个也不至于受到处罚吧。正在他挑选的时候,忽然被主人听到,他只好躲到了盆景后面,却总是藏头露尾,主人便让他学猴叫和狗叫,好生戏弄了他一番,最后还让他学鲷鱼的叫声,这个小偷只好学着鲷鱼一跳一跳地逃走了。

一旁的太郎见状,便想我也单着呢,何不如此这般,用这一神鱼竿也给自己钓一美妻。于是乎,太郎便问主人借了鱼竿,哼着小曲,开始钓妻。同样,只一会儿,太郎也钓上一位年轻女子。太郎急不可待地也要当场举办婚礼,并依样起誓二人永不分离。没想到,当他一看到女子容貌,顿时大惊失色,该女子奇丑无比,太郎便抛妻而逃,该女子紧追不舍。

“狂言”与中国的不解之缘

演出地点:北京天桥艺术中心中剧场

记者看到,不少马来西亚学生和其他国家学生也兴致勃勃参与中国画创作,题材涵括牡丹花、竹子、马、鱼和十二生肖之首的鼠,一幅幅书法国画出炉后,各国同学颇感自豪,争相与之合影,也增进了对中国水墨文化的了解。

两个仆人虽然活动不自由,但他们并没有老老实实地呆着,想办法互相斟酒,边唱边跳。正在吵闹之时,主人回来,看到这一情景,目瞪口呆。两个人的情绪和以奇妙的形式畅饮、欢闹的情节十分有趣,表演精彩,有独特的艺术性。

剧中的“拟音”,如砍篱笆声、挤破篱笆的声音等,模仿得惟妙惟肖,形象表现丰富,令人生趣。

不止于此,父亲元秀还将莎士比亚名著《驯悍记》和《仲夏夜之梦》改编后用“狂言”的形式演出。不论是女性入行,还是创新改编,相对于传统“狂言”艺术来说,和泉家可以说走上了完全不同的道路。父亲元秀去世之后,21岁的元弥接过了“掌门大印”,除了自主公演外,他还将“狂言”的舞台延伸,到被列为世界遗产的伊势神宮及其他神社、寺庙演出,并应邀参加各都道府主办的演出、学校艺术教室演出等。

世纪大学校长纪平光、副校长周思均等也出席了当天的活动。(完)

而本次第20届“相约北京”国际艺术节将邀请和泉元弥与他的两位姐姐,于2020年1月16日至17日,在北京天桥艺术中心为大家带来期待已久的“狂言”演出,拭目以待吧。

在世纪大学攻读学前教育的马来西亚女生AZURA也对记者表示,她有很多中国朋友和华人朋友,也随时关注此次新冠疫情。她说,病毒是对所有人的威胁,自己不会因此疏远朋友们,而会支持中国,支持对抗疫情。

各国学生一起创作中国画。陈悦 摄

凭借日本新老狂言师不懈的努力,“狂言”此前曾多次来华,并且还曾与昆曲合作,用两国的国粹共同演绎同一个故事,令中日两国观众拍案叫绝,可以说与中国有着颇深的渊源。

演出时间:2020年1月16日至17日

此次文化庆典由世纪大学孔子学院和马来西亚墨典文化艺术中心联合举办。庆典特别邀请墨典文化中心多位画家和艺术家参加。参加庆典的各国学生齐聚一堂,体验绘画、书法、传统乐器等中国文化。

——和泉元弥在他成人式的致辞

由于独子的身份,元弥从一岁半便开始练习“狂言”,四岁时已能登台表演,十六岁时主演秘本《钓狐》成为了史上最年轻的主演,而他的父亲元秀并不满足于此,于是便把他的两个女儿,和泉淳子与和泉祥子培养成了“史上第一代的女性狂言师”。

1200年前,白居易在洛阳城南的香山寺曾写下“愿以今生世俗文字之业,狂言绮语之过……”的文字。山河流转,岁月穿梭,随着唐代“散乐”东渡,在此基础上,日本古代民间艺人依靠自己的智慧,向其中加入了能够体现人物间关系的滑稽表演,形成了一种不带妆容、不戴面具,演员看似行为疯癫、言语无理,却真正反映当下社会矛盾与底层人民的挣扎的艺术形式,不可不谓“狂言绮语”,“狂言”便由此而来。

世纪大学丘美兰执行长表示,希望以此活动,促进对中国艺术和文化的进一步了解,增进世纪大学各族群以及国际学生之间的相互了解。世纪大学孔院中方院长秦燕萍也介绍,世纪大学孔子学院于2015年正式运营以来,一直面向世纪大学的教职员、学生,以及社会民众开办汉语课程,举办系列文化活动。不仅增进了中马文化相互间的了解,也加强了中马教育文化的交流与合作,促进教育向国际化、多元化发展。

不同于庙堂文化,“狂言”带着一股江湖气,这一点倒有点像老天桥撂地的相声,诞生于底层,服务于底层,直至形成了自己特有的文化。然而“狂言”中所表现出的人物之间的矛盾与对立往往不是剑拔弩张,而是温和且宽厚的,既有对当时统治者的讽刺,又有对寄生阶层的厌恶。台上的矛盾在戏谑里融化消解,台下的观众在默契中相视而笑。

“狂言”发展至今主要保留有大藏流与和泉流两个流派,说到其中知名度与影响力最大的就不得不提和泉流的宗家“三宅藤九郎”家了。其中九世三宅藤九郎更被誉为“人间国宝”,他的儿子和泉元秀也同样是家喻户晓,就在这样一个世代家庭,作为独子的和泉元弥,可以说一出生便背负了不同常人的责任与期望。

二十世宗家和泉元弥狂言团《狂言》

正是因为这种文化上的血缘相近,“狂言”在国内受到了不少朋友的喜爱,当然也和这门艺术本身的感染力密不可分。直至今日,观众仍然能从几百年前封建时代的戏剧舞台上,通过那些小人物的幽默、智慧与善良,以及面对命运的随遇而安,让同样为了生活而努力的我们产生共鸣。

次郎告诉主人说“太郎在练棍术”,于是两人决定用棍子把他捆绑起来。他们先将太郎叫出来,按预定计划让他练棍术,当他将两手伸开把棍子放到肩上时,两人合伙把他的双手捆绑在棍子上。主人又把捆绑太郎后正在高兴的次郎倒背着手用绳索系上。主人说:“这样你们就喝不了酒了。”说罢便放心地出去了。

主人发现自己外出时,仆人们(太郎、次郎)总是偷酒喝,于是,在某一天外出之前心生一计。他先把次郎叫来与其商量要教训太郎。

此外,还多次海外公演,参加世博会文化活动等,努力于普及《狂言》文化。如今,元弥和姐姐淳子又培养了各自的孩子元盛、和秀、采明和庆子走上舞台,成为了日本小有名气的小狂言师,为和泉流输送了新鲜的血液。

某地,一位大名(日本地方诸侯)求妻心切,便带着仆人太郎到山上寺庙拜神求佛,以得美妻。由于路途较远,当晚便就寝寺庙。第二天早上,一开房门,大名便发现门口有一鱼竿,便悟道一定是神谕,让他用鱼竿钓一妻子。于是便兴冲冲带上太郎去河边钓妻。果然,只一会儿工夫,便钓上一位年轻貌美的女子。大名喜不自禁,当场举办婚礼,并信誓旦旦,二人永不分离。

令人暖心的是,出席庆典的嘉宾纷纷在致辞中表达对中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支持,为中国加油。

“具有五百五十六年历史的和泉流,将在我有生之年,也就是在六百年的历程中,我一定要她稳如泰山。这是我的责任,请大家放心吧。”

很难想象历经世代之后,这个传统世家仍会诞生出新的生命力,然而和泉元弥仍不满足于此,他还曾担任日本NHK红白歌会主持,在NHK大型电视连续剧《北条時宗》担纲主演,并在出演由柿崎裕二导演的《地瓜女郎》中获柏林国际电影节短片部最佳男主演奖,以及马德里国际电影节短片部最佳作品奖,在出演柿子崎裕二导演的电影《落日》中获米兰国际电影节短片部最佳男主演奖等等。